Administrator
发布于 2023-06-30 / 227 阅读 / 0 评论 / 0 点赞

美国最高法院废除“平权行动”,禁止大学招生中的“逆歧视”

“平权”法案的重大胜利

2023年6月29日,美国最高法院以6票赞成对3票反对通过议案,支持废除“平权行动” —— 禁止全美公立、私立大学必须停止在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裁定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的录取流程违反宪法中保护平权的条款。

“平权行动”指大学在招生时考量学生种族等因素,以便给予少数族裔优待而实现各种族享有平等权利。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众多美国名校都采用该原则。

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当天表示,“长期以来,大学错误地认定一个人身份的核心是其肤色,而不是克服挑战、掌握技能、吸取教训的能力”,录取学生时应基于对其过往经历的考量,而不是种族。罗伯茨还表示,当天的裁决不包括军事院校。

非裔保守派大法官托马斯在其长达58页的意见书中说,“平权行动”是“没有道理的、是基于种族偏好保证学生群体符合特定种族比例”,违背了“不分种族的宪法”。

投票反对的非裔女性自由派大法官杰克逊在意见书中表示,该裁决“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是一个悲剧”。另一位自由派大法官索托马约尔称,该裁决“终结了数十年来的进展”。

对于最高法院的裁决,美国总统拜登表示强烈反对。拜登称,最高法院“不应摒弃保证学生群体多元性、反映出美国人口状况的承诺”。他还表示,政府会向大学提供在不违背该裁决的情况下保持学生多元性的建议。

这项裁决终止了美国大学的种族中的逆歧视。有研究表明,目前美国大多数录取率非100%的大学都会将种族作为录取时参考因素,但是加利福尼亚和佛罗里达等九个州禁止在公立大学采用这种做法。

由前股票经纪人Ed Blum管理的“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认为,哈佛大学在招生过程中“对亚裔美国人存在偏见,对亚裔申请者的领导力和好感度打分较低,对非裔和西裔申请人则自动给予分数倾斜”。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总统拜登就最高法院推翻大学“平权行动”招生计划、禁止大学在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的裁决发表讲话,抨击了最高法院的裁决,表示政府“不能让这个裁决成为最后的决定”。

哈佛大学校长Lawrence Bacow称,学校将遵守最高法院的判决。,但同时否认指控,称其只有竞争高度激烈时中才会考虑候选人的种族因素,对亚裔申请者不存在偏见。

据美联社援引政府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8所“常青藤”(Ivy League)大学中,少数族裔学生在2010年占27%,到2021年占到35%,少数族裔学生人数在这十年间增长55%。专家认为,随着“平权行动”被废除,未来非裔、拉丁裔学生比例将降低。

据皮尤研究中心近日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半数受访民众反对在大学招生过程中考虑种族因素,三分之一民众支持考虑种族因素。

历史抗争

该判决是一个称为“学生公平入学”的非营利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简称SFFA),奋斗了10年的结果。这个组织自称2万多名成员。

他们从2014年开始起诉:两所大学的招生政策歧视了符合入学他条件的亚裔美国人,违反了民权法案。

20世纪60年代,左翼思潮认为“谁成绩好谁有权优先升学”的思想对黑人、拉丁裔等“少数族裔”不公平,因此该“适当照顾”这些弱势群体。

1965年,约翰逊总统发起了在大学招生、政府招标等情况下,照顾少数民族、女性等弱势群体的行动,以保障他们不会在教育及工作方面受到歧视和不公平对待。

据专家表示,“平权法案”政策理念不在于防止公共领域的歧视问题,而在于解决由历史问题导致的各族裔间资源分配极其不均的问题。

自 1978 年以来,最高法院一再裁定,学校在从多元化的学生群体中追求教育福利时可以考虑申请人的种族,只要这是众多考虑因素之一,并且学校不使用配额制度。

2011年,奥巴马总统决定扩大“平权法案”在高等教育上的影响。在其执政期间,司法部及教育部在2011年及2016年建议学校在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以促进校园的多元化。

但是这一建议,引发了白人和亚裔的反弹。许多人认为,“平权法案”造成了逆向歧视。

“平权法案”看似有利于所有少数族裔,但是因为亚裔学生的成绩普遍偏高,会挤掉其他少数族裔的名额。因此,为了保证学校的多元化,亚裔学生申请名校的门槛便会比其他族裔的高。

比如,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录取中,亚裔录取者的SAT成绩需要比白人、西裔、非裔的成绩分别高出50、235、280分;

在哈佛大学的录取中,亚裔需要比白人、西裔、非裔分别高出140、270、450分。

而且,即便是亚裔取得了相当高的分数,也可能会败在“个人品质”这个非常主观的评分上。

平权行动的逆歧视,优待非洲裔和西班牙裔的结果,是挤占亚裔,尤其是华裔的机会。白人所受影响很小。美国民主党的主要票仓在非洲裔和和西班牙裔,因此导致不惜牺牲华裔的利益讨好非洲裔和和西班牙裔。结果造成华裔的录取率居然低于平均录取率。正是“学生公平入学”的不断抗争,从地方法院败诉后,坚持不懈,最终在最高法院获得了胜利!

润姐:2023年6月29日

移民咨询:Running Master — 请叫我润姐【amyone.garcia@gmail.com

海外出版,全球发行:润版图书 — beijing.vision@gmail.com


评论